• 我继承了亿万家产
    我继承了亿万家产

    张栋梁

    都市职场 连载中

    他,终于是熬过了这五年人生最落魄的阶段!想到这里,吕凡顺势划开了自己那部已经用了两年的山寨手机,上面银行的短信提醒赫然在目!华夏建设银行入账:100000000元!并非一条,这个提醒正在接连不断的出现,几乎每隔半分钟,就会出现一次。而吕凡的银行账户内,也在以每半分钟增加一亿巨款的速度,快速充盈,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一样!

  • 烂漫山花
    烂漫山花

    小白

    暧昧伦理 连载中

    刘思雅她才26岁,正值青春好年华。因为亡夫多年的滋润,她的身材姣好成熟,丰腴有致。加上一张貌美的容颜,还有那出尘的女神气质,她完全就是一个极品少妇。可这样的她,得不到满桌男人一丝的关心,所有人只关心她的脸蛋,她的诱人身子。如果她的丈夫不曾离去,她依然会是那个貌美如花的家庭主妇,哪会经历这些人面兽心。

  • 迷爱
    迷爱

    若忘

    暧昧伦理 连载中

    这少妇是他的邻居孙大壮的媳妇叫王兰。年纪二十出头,一双美目流盼,嘴唇甚是性感,属于那种小家碧玉类型。老李每每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那两只玉兔正在微微轻颤着。久违的视觉盛宴,让老李两眼发直,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 逢婚
    逢婚

    一江淼淼

    古言现言 连载中

    她睁不开眼睛,脑袋昏沉,一片漆黑,也使不出力气推开身上的男人,直到下半身传来一阵刺痛,才惊呼出声。男人没有隐忍,继续贴着她的身体,不管她怎么反抗,都没有用。>为什么会这样?漫长的夜,她在极度的煎熬与折磨中渡过,直到彻底陷入黑暗。醒来的时候,身上不着寸缕,旁边躺着一个男人,他在沉睡,打着令人恶心的呼噜,唐慕妍没有去看他的脸,但这一堆肥肉令她作呕。

  • 江山策:倾世毒妃
    江山策:倾世毒妃

    漫天妖

    穿越架空 已完结

    她,二十一世纪的外科主治医生医生,重生成王府弃女,还没来得及斗死渣妹,就强迫嫁了个废人!尽管也是个王爷,可也不带那么瞧不起人的!幸亏她悬壶济世,治愈残王,此后有人全力支持!她肃清家族败类,割断凤凰男前程……一改草包形像,惊瞎大伙眼睛。更为招来残王求圆房?!她手执七星针,浅笑吟吟“王爷,是想要臣妾废你第三条腿?”

  • 千亿上门女婿
    千亿上门女婿

    神级大牛

    都市职场 连载中

    我是一个窝囊的上门女婿,在公司被欺负,在家里也被老婆岳母欺负……直到一天,父亲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家在南非有九十九座金矿,于是,我逆袭了! 儿子啊,怕你穷太久了不会花钱,先给你三千万玩玩?少了?那就给五千万吧……

  • 风中有朵雨幻的云
    风中有朵雨幻的云

    都都哥哥

    古言现言 连载中

    当年我以偌大的沈家做嫁妆诱惑他父亲逼他娶我,乔司年坚决不肯,我便提出三年为期,三年之后他想要离婚我毫无条件答应。所以,三年之期一到他就提出离婚了吗?男人的眸光闪烁着阴冷,嗓音像淬了冰一样寒冷,“我不管你说的那三年之期是真的还是缓兵之计,找个时间我们把婚离了。”我怔神的望着床上的男人,那张脸跟我九年前认识的他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张英俊的脸带着一丝痞气与极端的冷漠。他是乔司年,一眼看上去就很矜贵,冷肃的男人。

  • 一品佳人
    一品佳人

    百晓生

    暧昧伦理 连载中

    柳晴是我们公司的老板娘,当她那双黑色的七厘米高跟鞋踏在地上时,厂里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了。上身一件露肩小背心,还是最新的暴露款式,露出那完美的身材。深蓝色的齐臀小短裙,双腿一袭肉色丝袜,搭着脚上一双高跟,符合大多数男人的幻想。

  • 谁人不笑岁月短
    谁人不笑岁月短

    安之若然

    古言现言 已完结

    7年前,她父母双亡,哥哥远去海外,当初目空一切的沈家富家千金变成弃儿一个。当时,她对顾明修的感情成为她活下来的信心。顾明修是她仅仅能把握住的一根稻草!她追着他跑了5年,顾明修总算回首看着她,声音分外温柔:“别追了,我同意你了。”每当追忆那时候的情景,沈如意都感觉好像做梦一般。可是,她认为我欢喜的人亦喜爱我,不过是场谎言。完婚2年,顾明修接受沈家的一切,同时给了她这份离婚协议书。

  • 首长阁下爱不停
    首长阁下爱不停

    鱼歌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你想要跟我结婚好吗?就在今天。”“但是我没钱,我还小,我还在念书。”“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唐无稽的太妹,斗殴、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青帝少,刚正不阿、果敢,势力滔天。谁能想,那样的顾城骁居然把那样的林浅宠成无人能敌。“首长,太太又打人了。”“还不赶快去帮着,别让她把手打痛了。”“首长,太太又要上房揭瓦了。”“还不赶快给她扶稳木梯。”问世间是不是此山最高,山山还比一山高,它是一个收服与被收服的正儿八经感人小说。

  • 绝品俏佳人
    绝品俏佳人

    钱伟

    暧昧伦理 连载中

    素素今年二十八岁,拥有着完美的S型曲线,特别是那双蕴含着锐气的明媚双眼,更透出难言的诱惑力。虽然外表像极了骚狐狸,但素素却是位传统、保守的女人。老公钱伟是她的初恋,大学毕业后二人便结婚领证。只是婚后的生活,钱伟沉迷于素素玲珑曼妙的身体,两年不到的时间,雄性的本钱就耗的一干二净。钱伟走南闯北看了不少中医西医,却都没有效果。导致家里体内充满空虚的素素,只能默默忍受着丈夫钱伟的无能。直到......

  • 美女的贴身医仙
    美女的贴身医仙

    梦公子

    都市职场 连载中

    “你真是我爸请来的?”周颖看着沙发上吊儿郎当,坐没坐相的青年,心中十分怀疑。“当然了,我跟你爸那是过命的交情,他还答应我,事情解决之后,就把你嫁给我!”凌轩微微一笑,对着周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妞简直是令人歪歪的绝佳对象!

  • 绝品小医仙
    绝品小医仙

    温飘依

    暧昧伦理 连载中

    秦受咽了一口口水,他今年三十二岁,是村里的医生,自从老婆前几年去世后,就再也没讨老婆,有很多年都没碰过女人,今天意外情况下,发现了这个洞,还窥探到了如此场景,让他心生一种久违的感觉。房间那边,邻家婶婶赵桂花正轻轻满足自己,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享受般闭上了眼。她静静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身子,清澈如水。只见她伸出白茹莲藕般的纤细玉手一路往下……

  • 情来不自禁
    情来不自禁

    步悠然

    古言现言 已完结

    许秋怡爱了席安十多年,从情意稚气到精神错乱。“让你活著只是为了你当初犯过的错忏悔,这是你欠姚影的!” 爱了十多年,到最终孩子没有了,孑宫没有了,失了心,夺了智……她问:“席安,你不是恨我吗?我可以把一切都归还你,只盼望彼此再无恩恩怨怨。”卑微的爱情,真得能够令人疯魔。

  • 近水楼台
    近水楼台

    晴天

    暧昧伦理 连载中

    表嫂叫王佳佳,今年二十四岁,人长得如花似玉不说,身材又好,前凸后翘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有灵性一样,水波婉转,妩媚动人。而表哥周云强则是做船上生意的,常年都在海上飘荡,一年难回来几次,所以表嫂才会这么想要。每天晚上听到嫂子在隔壁卧室做那事儿,张伟心里都异常兴奋,他再一次移开电视,就把眼睛凑到了洞里,这个角度是他反复调整过的,视线刚好可以床铺上。王佳佳正在半躺在床上,咬着嘴唇,一只手撑着床铺,另一只手竟然拿着一只黄瓜,快速的摩擦着。

  • 龙神在都
    龙神在都

    楚清雪

    都市职场 连载中

    那一年,他十八岁。别人家十八岁的孩子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他的热血便已洒遍非洲的大半疆土。他所组建的龙神佣兵团也成了非洲反叛军的噩梦。在非洲战区,有龙神的地方,万军避退!三年后,为了一个约定,他从非洲离开,进入了杀手界。从此,杀手界多了一名死神。T国的大毒枭,Y国的高官,罗曼财团的董事长……一个个跺跺脚就能令世界抖三抖的大人物离奇死亡,世人只知道,杀死他们的人,代号孤魂!

  • 极品妖孽人生
    极品妖孽人生

    蒋大海

    暧昧伦理 连载中

    刘艺是一名大学教师,芳龄28岁,172的模特身高,身材高挑,长相迷人,一颦一笑,能迷倒万千男子,是无数男人梦中幻想的对象。而丈夫蒋大海呢,目前在一所外企上班,经常出差国外,工作繁忙,每次回家刘艺极为期待,然而等待到的确是一次次的失望、落寞。刘艺从师范学院毕业后,便进了这所学校当英语老师。因为职业关系,生活中她恪守妇道,遵守道德,虽然夫妻生活不协调,但她从未想过出轨。

  • 南风瑟瑟惊凰影
    南风瑟瑟惊凰影

    海上生明月

    重生逆袭 已完结

    上辈子被男渣贱妇逼得妻离子散,骨肉离散!逆天重生,叶笙只要一个准则:前生之仇,百倍奉还!渣男想称帝?拽下去,踩到底!贱妇想踩她上位?弄断腿,做人彘!耻笑她的,一概毒哑,欺负她的,全都掀翻!狠毒名气让男性们对她避之不及,但这位死缠她不放,比女人还美的邪魅王爷怎么办?没瞧见她头顶顶着生人勿近四个字吗?“生人?原来小笙笙想跟本王生个娃,好怕怕,小笙笙你轻点哦,人家可是我不太懂的……”叶笙俏脸歪曲,门牙咬得咯吱响,“王爷别自以为是,我们不约!”

  • 男神大人的掌心宠
    男神大人的掌心宠

    白兰鸽

    古言现言 已完结

    她是生活不容易的小记者,他是金融界的天之娇子,某段事件将他俩联系在一起,自此她对付小三,战后妈,顺带和天之娇子撕逼两下,日子过的不亦乐乎。“喂,我似乎不是你的未婚妻,可不可以那么死缠烂打的缠着我。”

  • 我是女王
    我是女王

    无情女w

    暧昧伦理 连载中

    我叫程欢,我过去是上海的鸡,这座大都市太繁荣了,它生活的意义,好像就是让女性堕落的,而4年前,我便堕落在这座大都市。当时生活在上海的人,都了解上海最大的夜店是风流楼,八几年的夜上海大伙儿都听说过,当时的歌舞小调都规定衣着旗袍,旗袍的下边必需裂到大腿,既能让客户过足眼瘾,又能趁机占便宜。而如今的风流楼又出了新的规矩:穿旗袍不可以穿胸衣,漏大腿不可以穿内衣裤,系钮扣不可以系死扣,要系哪种轻轻一拽,便能一丝不挂的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