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紫小说 > 重生逆袭 > 凤倾天下:妖孽王爷请让道
凤倾天下:妖孽王爷请让道
凤倾天下:妖孽王爷请让道 那一台时光机 著

栏目:重生逆袭 更新时间:2018-12-18 15:00

展开 《凤倾天下:妖孽王爷请让道》是那一台时光机写的一篇好看重生古言小说,小说简介:前世被渣男贱女所害,失去性命和孩子,如今重生,她逝不做良善女子,更不会放过渣男贱女!只是虐渣的路上,多出来的这个摄政王是怎么回事?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网友评论
| 猜你喜欢
  • 古言小说
  • 宫斗小说
  • 重生小说
  • 甜宠小说
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是指以古代历史为背景,以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纠葛为主线写出来的古风小说。有的是以真实的历史为框架,然后再在其基础上进行拓展及想象,让其作品有部分符合历史的真实性,还有一些则是纯虚构的。初紫文学网收录了很多好看的古言小说,等你来看哟。

宫斗小说
宫斗小说

宫斗小说,大多是客观确实存在或者虚构的古代封建王朝为背景,然后以后宫斗争、嫔妃争宠、前朝禁苑、宫廷的权力斗争为主线,而展开的一系列阴谋诡计的权术斗争,剖析人性的根本,包括最阴暗肮脏的一面,要把最主要的角色整得深不可测……这种小说也是依附于古言小说。喜欢宫斗小说的朋友可以偷偷关注一波初紫文学网哦。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

重生小说现在是网络小说中一种比较热门的小说题材。小说的主人公往往都是因为碰到一件特殊的事情,从而回到了自己的过去,然后利用对未来的记忆,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改变过去的遗憾。根据不一样的重生的历史时间点分为都市重生、历史重生、异界重生。本站收录了非常多好看的重生小说,大家可以多多关注。

甜宠小说
甜宠小说

甜宠小说,通常小说全篇无虐,就是超级宠爱溺爱自己爱的人,无条件的宠爱,不论她(他)想要做的事是否离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都无条件的支持。让人看完后感觉很温馨甜蜜,每个读者也为他们的甜蜜而幸福。你是不是也想有一个这样的他(她)呢?本站每日都会分享一些好看甜宠小说,大家可以关注下哟。

| 网友评论
0/200字
全部评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继续搜!把她给我扒光了搜!凤印,一定在她身上!”
| 热门小说
  • 极品小农民
    极品小农民

    小神农

    《极品小农民》是小神农所著乡村伦理小说。围绕张运郭清两人发生的剧情引人入胜。小说简介:我这边正想呢,床上的嫂嫂却动了一下。我一惊,总觉得这般瞧熟睡中的嫂嫂不对,脸上一热,赶紧拿起面盆中自己的衣服,并桶中嫂嫂留下来的裙、胸罩和内裤,往门外就着水洗了起来。嫂嫂这几天似乎受了热,肚子痛得厉害;看着她不方便,我便主动接下了这个活儿。前天晚上,我第一次做这个活,讲老实话,当时可把我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弄得难受至极

  • 乡野村色
    乡野村色

    张林

    《乡野村色》小说是张林写的一篇好看的乡野小说,讲述了在一个与世隔绝村落,人性得到了最原始的解放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蒙蒙细雨夹杂一丝凉意,干渴的沟壑,满是农村孩子撂荒留下的斑驳的痕迹。这些伤痕像是调皮的孩子在娘亲白花花胸膛啃奶时,不安分的小手,在乳房边儿抚摸的时候,因不满足小嘴的快感而抓出的痕迹。二狗一边打牌,一边儿用冒火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抱着孩子的喜翠,装着急于摸牌的样子,顺势抓着了喜翠的手,感受着那股入手的柔滑。

  • 我的租客是美女
    我的租客是美女

    冬瓜菜

    她叫欧丽,是我的租客,才结婚没多久,和老公一起在外打拼。她很漂亮,皮肤白嫩,性格大大方方,身材更是没得说,前凸后翘,那一对就好像是足球一样挂在胸前,走起路来摇晃个不停,晃得我有些眼花。这让多年没尝过女人滋味的我有些心动,恨不得不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揉虐一番。不过我有的是机会,因为她老公经常出差。她也就是平时上上小班,很早就下班了,有时候都没有工作。作为邻居,我们关系还不错,因为我是孤家寡人,孩子不经常回家,她老是叫我去她家吃饭,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 野玫瑰
    野玫瑰

    阴先生

    《野玫瑰》是由阴先生原创的乡村伦理小说,讲述教师何连成与秋菊的暧昧乡野生活故事。小说片段:大概就几米,这山中很安静,何连成掏出自己的活儿,现在感觉粗长了不少,而且更硬了似的,被小娇这么一弄,老软不下来,所以半天尿不出,只好闭上眼。他听到了那边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水声。一想到一个娇小诱人的少妇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来裙子,褪下短裤,白皙的臀,然后抛出一道水线,就硬得更厉害了。

  • 迷惘之途
    迷惘之途

    文兴

    《迷惘之途》是文兴所著的都市伦理类小说。其围绕主人公小伟洛洛两人发生的剧情十分精彩。小说简介:我和老公在大学相识相爱,后来因为他想回家乡广州找工作,我义无反顾的跟他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半年后,我们结婚,跟他父母住在一起,就在这个五一,他被公司派到澳大利亚进修学习一年,我一个人和他父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