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紫小说 > 穿越架空 > 爆宠村妻:世子大人,求放过!
爆宠村妻:世子大人,求放过!
爆宠村妻:世子大人,求放过! 公子芳华 著

栏目: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2019-03-14 09:14

展开 向天歌穿越后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三最女人”,打最狠的架,赚最多的钱,睡最帅的男人。踹渣男,揍极品,带着全家老小发财致富,向天歌的小日子过得不要太快活,直到遇见了他。“女人,我觉得我可以再送你一个最。”“说说看。”向天歌对着这个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还硬的男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生最多的娃。” “……”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 网友评论
| 猜你喜欢
  • 古言小说
  • 甜宠小说
  • 穿越小说
  • 宫斗小说
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

古言小说,是指以古代历史为背景,以男女主人公的感情纠葛为主线写出来的古风小说。有的是以真实的历史为框架,然后再在其基础上进行拓展及想象,让其作品有部分符合历史的真实性,还有一些则是纯虚构的。初紫文学网收录了很多好看的古言小说,等你来看哟。

甜宠小说
甜宠小说

甜宠小说,通常小说全篇无虐,就是超级宠爱溺爱自己爱的人,无条件的宠爱,不论她(他)想要做的事是否离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都无条件的支持。让人看完后感觉很温馨甜蜜,每个读者也为他们的甜蜜而幸福。你是不是也想有一个这样的他(她)呢?本站每日都会分享一些好看甜宠小说,大家可以关注下哟。

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

穿越小说简单来讲就是描写穿越时空的小说,是现在比较热门的一种网络文学体裁。穿越小说剧情一般都是主人公因为碰到一件特殊的事件,因而其原本的生活的年代离开,然后本体或者灵魂穿越时空到了另外一个时代,并在那个时代展开了一系列的活动的故事,情爱多为主线。好看的穿越小说尽在初紫文学网。

宫斗小说
宫斗小说

宫斗小说,大多是客观确实存在或者虚构的古代封建王朝为背景,然后以后宫斗争、嫔妃争宠、前朝禁苑、宫廷的权力斗争为主线,而展开的一系列阴谋诡计的权术斗争,剖析人性的根本,包括最阴暗肮脏的一面,要把最主要的角色整得深不可测……这种小说也是依附于古言小说。喜欢宫斗小说的朋友可以偷偷关注一波初紫文学网哦。

| 网友评论
0/200字
全部评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天啦,人家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王妃,怎么轮到她,就变成了……悲哀啊……
| 热门小说
  • 我的白富美小姨
    我的白富美小姨

    郭叔叔

    被秦姨强迫陪她上床这件事,要从我中学那年开始说起。我生下来,智商就不怎么高。据医生说,可能是早产的缘故。为了赚钱帮我看病,父母出去打工,把我送去了秦姨家。我喜欢傻笑着看秦姨的大腿,穿上丝袜后成熟迷人,搭配着高跟鞋,走路时‘哒哒’响,踩在我心坎上,心都磨化了。她每天都会穿丝袜,可性感了,两条纤细笔直的大腿,踩着高跟鞋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她刚生完孩子,给孩子喂奶的时候,从来不躲开我。

  • 欲罪
    欲罪

    小威威

    自打懂事起,他就喜欢上了自己表姐,这次到市里找工作,刚好就借住到了姑姑家里。具体他也不知道自己表姐陈可到底是干嘛的。但总是早出晚归,每天深夜都不睡觉,不过许强也没少对她讨好。因为寄人篱下,陈可每次回到家里,许强都鞍前马后,不过很多时候许强都是为了多看自己表姐一眼。

  • 我是女王
    我是女王

    无情女w

    我叫程欢,我过去是上海的鸡,这座大都市太繁荣了,它生活的意义,好像就是让女性堕落的,而4年前,我便堕落在这座大都市。当时生活在上海的人,都了解上海最大的夜店是风流楼,八几年的夜上海大伙儿都听说过,当时的歌舞小调都规定衣着旗袍,旗袍的下边必需裂到大腿,既能让客户过足眼瘾,又能趁机占便宜。而如今的风流楼又出了新的规矩:穿旗袍不可以穿胸衣,漏大腿不可以穿内衣裤,系钮扣不可以系死扣,要系哪种轻轻一拽,便能一丝不挂的活结。

  • 极品妖孽人生
    极品妖孽人生

    蒋大海

    刘艺是一名大学教师,芳龄28岁,172的模特身高,身材高挑,长相迷人,一颦一笑,能迷倒万千男子,是无数男人梦中幻想的对象。而丈夫蒋大海呢,目前在一所外企上班,经常出差国外,工作繁忙,每次回家刘艺极为期待,然而等待到的确是一次次的失望、落寞。刘艺从师范学院毕业后,便进了这所学校当英语老师。因为职业关系,生活中她恪守妇道,遵守道德,虽然夫妻生活不协调,但她从未想过出轨。

  • 近水楼台
    近水楼台

    晴天

    表嫂叫王佳佳,今年二十四岁,人长得如花似玉不说,身材又好,前凸后翘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有灵性一样,水波婉转,妩媚动人。而表哥周云强则是做船上生意的,常年都在海上飘荡,一年难回来几次,所以表嫂才会这么想要。每天晚上听到嫂子在隔壁卧室做那事儿,张伟心里都异常兴奋,他再一次移开电视,就把眼睛凑到了洞里,这个角度是他反复调整过的,视线刚好可以床铺上。王佳佳正在半躺在床上,咬着嘴唇,一只手撑着床铺,另一只手竟然拿着一只黄瓜,快速的摩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