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长阁下爱不停
    首长阁下爱不停

    鱼歌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你想要跟我结婚好吗?就在今天。”“但是我没钱,我还小,我还在念书。”“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唐无稽的太妹,斗殴、翘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青帝少,刚正不阿、果敢,势力滔天。谁能想,那样的顾城骁居然把那样的林浅宠成无人能敌。“首长,太太又打人了。”“还不赶快去帮着,别让她把手打痛了。”“首长,太太又要上房揭瓦了。”“还不赶快给她扶稳木梯。”问世间是不是此山最高,山山还比一山高,它是一个收服与被收服的正儿八经感人小说。

  • 浅婚浅爱:独家暖妻动人心
    浅婚浅爱:独家暖妻动人心

    不笑不倾城

    豪门总裁 连载中

    陆明远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很稳当的,都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的呢,没想到,这陆湛儿会出这样的意外,陆霜儿会跟宫昊结婚,早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当初陆明远就该对陆霜儿好点,这样,也不至于自己一点后路都没有了。

  • 我怀念的从前
    我怀念的从前

    聿忆

    豪门总裁 连载中

    十点多钟,苏夏端着满满一盆的绿豆糕带着两个小板凳和家里的一杆称去了自由市场,这个时间自由市场正是人多的时候,苏夏在大门口寻了个地方,摆起了摊。刚摆下没多久,就来了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领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小男孩一看到盆子里的绿豆糕就走不动道了。

  • 总裁挺有人情味
    总裁挺有人情味

    奶油饼干

    豪门总裁 连载中

    明知道顾思源恨不得掐死秦诗婉,可她还是先把秦诗婉跟顾思源约在一起,然后又拍了照片发给他,目的不就是想让他误会么?然后,顺便再借顾思源的手,除掉她这个好闺蜜。这一手算盘,打的真好。

  • 曾想与你度一生
    曾想与你度一生

    君知否

    豪门总裁 连载中

    “混蛋?”方云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贺大小姐,你别忘了,我们两个人早已经拜过堂,夫妻之实也已经有过,如果不是你狠下心肠杀了我们的孩子,你现在应该稳稳当当的在红叶山庄待产。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我们都是夫妻。我现在要你履行夫妻义务,有什么不对?”

  • 落泪相思
    落泪相思

    默米

    豪门总裁 连载中

    看着她脸上的委屈还有隐忍,陆清野冷嗤一声,一双鹰般锐利的双眸中充满了讽刺和厌恶,修长的手指钳制住乔初夏的下巴,用力的像是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一般。

  • 爱你在心口难开
    爱你在心口难开

    圣地亚哥老渔夫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他作为昔日的影视一哥,被拍到和男性情人在车内热吻,这无疑是惊天丑闻。网传视频里,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两人缠绵难分,甚至差点车内来一发。但许东君却十分悠闲,他细细观摩视频后,又厚着脸皮打电话到杂志社要了未压缩高清版,一遍又一遍地欣赏。

  • 一宠到底:甜妻,吻上瘾
    一宠到底:甜妻,吻上瘾

    绾绾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他惑她、宠她、对她从无保留,情路攻陷步步紧逼,却不知为何她步步退却。她恋他、想他、爱他深入骨髓,半生沉浮尽绕他左右,情深却不能光明正大。外人都不知道,性格火爆的箫辰北有一个娇妻, 还是一个时时刻刻都跟他准备离婚的娇妻。只有她,总能惹起他欲火,撩拨不自知。 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娇妻,他这大半辈子就想了两件事,一件就是他该怎么打消她想离开自己这个荒唐的念头,另外一件同上。他,要定她了。诶!娇妻惹火王,撩拨逃婚忙,总裁压力大,追妻泪两行。

  • 一晌贪欢:腹黑总裁欺上瘾
    一晌贪欢:腹黑总裁欺上瘾

    抓猫的鱼

    豪门总裁 已完结

    “言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什么?!!”她连男人什么滋味都没有尝过,竟然…… 怀!孕!了!她不就是做了一个春梦吗?遭遇男友出轨,闺蜜背叛,亲友污蔑,众人践踏的言欢,万万没想到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居然会是他!从此总裁在手,天下我有。遇渣虐渣,遇婊撕婊……厉战南:“做我的女人,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一切。” 言欢:“我想要你……滚!”厉战南:“你说你想要我?”言欢:“滚!!!”厉战南邪魅一笑:“好,宝贝,我们一起滚……床单。”言欢:“……”

  • 名门深爱:娇妻偷心100次
    名门深爱:娇妻偷心100次

    留苏

    豪门总裁 连载中

    深夜,华灯初上,林以爱踩着亚特兰蒂斯柔软的风情地毯,捏着手机,看着对面的VIP总统套房,内心纠结着。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有些害怕。手机那边,传来了一道威胁的声音:“以爱,想想你的妈妈吧,如果你不完成这个任务,我就断了你妈妈的医药费。”林以爱有些恼火,恨不得现在就撂挑子不干,只是,想到了生病的妈妈她又忍耐了下去:“我没说不配合你,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残废?”

  • 娇妻撩人:顾少宠太狠
    娇妻撩人:顾少宠太狠

    栗子V

    豪门总裁 连载中

    她被设计脱光了送上顾夜寒的床,却意外的全身而退。洛辰心不禁开始怀疑,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顾家二少是个空皮囊,外强中干,患有不举之症。直到新婚之夜,她被顾夜寒逼进浴室的角落里,双腿发软的站了一-夜,连床边都没摸到,这才算是明白了脱了衣服的男人都是凶猛的野兽。男人邪魅一笑,反驳道,“老婆,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你老公这样能‘干‘。”

  • 爱到深处不自知
    爱到深处不自知

    棉花糖

    豪门总裁 连载中

    结婚那天,本想给江一惊喜的她,偷偷进了试衣间,但发现的确实江一的尸体,满身是血被刺伤很多刀的他,还穿着为了跟她结婚而特意定制的礼服!而她,也在一夜之间,在几十家媒体的直播下,成了京城最“风光”的寡妇。那换衣间,是特意给新郎新娘准备的,门外的监控也只显示过,只有她们两个人进过房间!所有证据都指向她,她有嘴都说不清。但就在她心灰意冷,准备面对死刑的时候,江念却突然出现了,他告诉她,“让你死,太轻了,我要让你这辈子,能感受到的只有折磨!

  • 限时温柔:囚你来爱我
    限时温柔:囚你来爱我

    彤头铁壁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一段孽缘,一段深情;她本以为自己的爱遥不可及,却发现得到后根本无力守护,父亲被人设计,爱人被栽赃杀人,为了保全全部,她只得牺牲自己,宁成人人喊打的势力拜金女,只求保全爱的残果,一个侥幸生下的女儿,她跟他唯一的血肉,未料,却也是她跟他重拾真爱唯一的桥梁。

  • 总裁沉迷:再婚新妻有点甜
    总裁沉迷:再婚新妻有点甜

    明娇

    豪门总裁 连载中

    婚后多年,丈夫始终对她相敬如宾。某次危机,她深陷囹圄,闯入他的房间,要做他真正的妻子。柜子里忽然掉出一个女人。丈夫眼神冷漠而绝情”我爱月儿,你自己解决危机。“她一颗心寒的彻底,转身笑道,”是不是,我找任何男人,你都没有意见。“回答她的依然是冷漠。她一气之下,逮住一个撞了她车子的神秘男人。“先生,我是宋天谕的妻子,敢不敢招惹我一回?”再后来,她本以为会陷入痛苦的深渊,却麻烦和惊喜不断。“女人,我这辈子都想招惹你!”

  • 霸少温宠:调皮娇妻抱回家
    霸少温宠:调皮娇妻抱回家

    海洋之泪

    豪门总裁 连载中

    踏入将近十年没有踏入的家门,迎接她的却是徐娇娇的绑架。爷爷做主前把她嫁给了一个老头儿?这怎么可能呢!“你……你是谁?”温晟霆挑眉,“我姓温。”徐锦姒眉眼拧巴,连连后退,“我求你了,你看起来都比我大不少,我怎么能嫁给你爸!“温晟霆已经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盯着徐锦姒,眼神中满是侵略,”蠢女人,你嫁的人……就在眼前。“

  • 天价恩宠:薄少太缠人
    天价恩宠:薄少太缠人

    挽歌

    豪门总裁 连载中

    未婚夫的阴谋害她失去了初夜,她绝地反击。却发现同自己一夜风流的人,竟然长着和前男友一模一样的面孔!究竟是去世的前任死而复生,还是事情的真相另有玄机?“你要给我个说法!”她站在冷漠总裁的面前故作镇定,下一秒却被男人按在了沙发上。“我今天好好给你个‘说法’!”

  • 此爱绵绵无绝期
    此爱绵绵无绝期

    旺旺先辈

    豪门总裁 已完结

    婚礼上,我和闺蜜的未婚夫滚在了一起。所有人都骂我不要脸,但是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因为刚刚我看到闺蜜在我的婚床上……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给顾司霆戴绿帽子就算了,居然连顾家的钱,也敢打主意!

  • 小妻萌萌哒:捡个总裁当老公
    小妻萌萌哒:捡个总裁当老公

    风南音

    豪门总裁 连载中

    随手就能救个丈夫回来,这个运气也是十分不容易啊!只是看着这个大腿翘二腿的大少爷,她的心情实在好不起来!后宿醉,一夜醒来,千朵万朵梅花开,还没来得及震惊,对方先哭诉了起来,“你还我二十多年的贞操!”“这咋…还?”而且明明好像她更吃亏吧?“你这个负心女,难道不打算负责吗?”“额,好吧,我负。”忍着浑身的酸痛,小心翼翼的揽着某桑心欲绝的男人,“我会对你负责的!”而躲在她怀里的男人,却笑的像只餍足的狐狸。

  • 头条宠爱:总裁非娶她不可
    头条宠爱:总裁非娶她不可

    娟子

    豪门总裁 连载中

    她一个从影了十年,人美胸大的女明星,竟然一直是18线! 如果不是“艳照门”,她一辈子都不可能上头条! 而和她上头条的对象,竟然是她恐男症的病原体。 众人皆道:他是英明神武,帅气非凡,商业奇才……各种赞美词。 只有她知道,他是一个衣冠禽兽,超级大恶魔的腹黑男。 可怜她,被经纪人卖,被闺蜜卖,被亲生父亲卖! 难道说,她注定难逃魔爪,被他吃定一辈子了吗?

  • 蚀骨暖婚:霍少轻点宠
    蚀骨暖婚:霍少轻点宠

    彤暖暖

    豪门总裁 连载中

    为了弟弟,她被林家卖给一个只有三个月寿命的毁容男人,新婚之夜就直接被华丽丽的吓晕。本来以为生活已经够悲催了,可是,谁来告诉她那个一直在撩拨她的帅气小叔子是什么鬼?What!一个重伤男人会有这么好的体力?三个月寿命还可以一夜n次?不,这绝对不科学!林清欢拖着被车轮压过的身体,华丽丽的发现,躺在她身边的,竟然是讨厌的小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