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紫小说 > 资讯 > 我见江山多锦绣小说-萧凊白锦绣在线阅读
我见江山多锦绣小说-萧凊白锦绣在线阅读

时间:2019-02-09 11:44  编辑:zsy

《我见江山多锦绣》为古言权谋题材小说且主角是萧凊白锦绣,讲述了白锦绣这一生的感情十分坎坷,头一次爱上的男人抛下她另娶她人,第二次打动白锦绣的男人却也瞒着将别人迎进了门。白锦绣也以为她这一生已经与感情无缘,谁知道...

我见江山多锦绣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我见江山多锦绣第一章 女神医

“扣扣”

朱红色的院门外头传来一阵扣门声,声音才刚落下,就听见门内传来了起闩的动静。

“吱呀”一声响后,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厮忙不迭地迎了出来。

“白姑娘,您可算是来啦,咱家主子等了您多时了。”

“外头下雨了,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女子说着收了手里头的油纸伞,随着那小厮一道朝院内走了进去。

倒确是一场瓢泼大雨,仰头望去已瞧不见天幕,万千雨丝落下,溅起一片白茫茫的雨雾。

“香兰奶奶,白姑娘来了。”

“哎哟,快请进,快请进。娘娘心绞痛犯了,这会儿子正难受呢!”

小厮闻言轻轻推开了厢房的门,在目送女子进去后又才小心掩上。

才入秋,屋里却已经烧起了炭火,墙角的香炉里沸出青烟袅袅,饶是名贵的安息香也盖不住满屋子浸透了的药味。

“王妃,是白姑娘来了。”

被唤做春兰奶奶的女子不过四十岁上下,她一边说话一边将床幔掀开,露出了床上躺着的一名中年女子。

“白姑娘,我家王妃从用了早膳开始就说不舒服,到了这会儿竟是人都有些迷糊了。”

“王妃福泽绵厚,定会安康无恙。”

锦绣宽慰着,开始为那女子细细诊起脉来。

屋内叫布帘围得密不透风,不过诊脉的一会儿功夫白锦绣的额角就生出了密密的细汗。

这位夔王妃终年卧病在床,此刻伸出的一截腕骨竟消瘦到只有儿臂粗细。

“白姑娘,怎么样了?”

香兰一脸焦急地看着眼前的蒙面女子,显然对她很是信任。

“王妃的心绞痛是由于常年郁结于心,若是不解开她心里的结,用再多药石也不过是枉然。”

“这...”

香兰被她这番话弄得有些失神,白锦绣却自顾起身拿了纸笔预备写药方,连房里何时进了人也没有察觉。

“世子爷,您来啦?王妃她...”

才进屋的男子抬手打断了香兰的话,他先是到床边看了一眼尚且昏迷着的王妃,然后才走到正埋头写药方的白锦绣面前。

“我听府上的下人说前次我母妃病重就是你救回来的。”

白锦绣手上动作未停,似乎对此人的言语无动于衷。男子倒也不恼,只是专心盯着她的手看她写字。

“倒是看不出你一个江湖医女竟能写得一手好字。”

当下白锦绣便停了笔,她拿起那张方子示意香兰来接,随后状似随意地说:

“我以为贵为世子的人会对自己母亲的救命恩人多一些尊重。”

她的大半张脸藏在白色的绢布下,神色看不出喜怒,唯有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淡漠地看着自己,当真可谓是顾盼生辉。

萧凊凤眸微眯,却也只是看着她走到自己母亲床边打开了药箱。

“民女现在要为王妃施针,还请世子暂且回避。”

“那便劳烦姑娘了。”

他轻笑一声,随即掀帘走出了厢房。

白锦绣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说这世子真是如世人所说的一般轻浮纨绔,倒是可惜了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

离开王府时已至未时,骤雨将歇,远处的乌瓦白墙被雨水洗涤地格外清亮,路旁屋檐处偶有水滴坠下,落在青砖石板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穿过宽街窄巷,东边一处不起眼的宅子就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

“锦绣,你回来了。”

“溯城?”

白锦绣欣喜出声,同时快步朝不远处的人影奔去。

“慢些跑,你看你,现在哪里还有‘女神医’的样子。”

“哼,你就爱取笑我!”

难得见她露出这幅娇蛮的模样,溯城不禁莞尔,他轻柔地将她拥入怀里,如同怀抱着稀世珍宝。

“锦绣,我真希望能这样一直抱着你。”

“那早些将我娶回去不就行了?”

话一出口白锦绣懊恼地直咬唇,只是此刻她光顾着懊恼,竟忽略了怀抱着她那人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久久未有人做声,一条鱼儿跃出水面,漾起一阵阵涟漪水波。

我见江山多锦绣
我见江山多锦绣

作者:初妍 类型:古言现言 状态:连载中

白锦绣头一回爱上的那人,撇下她另娶他人,白锦绣第二次爱上的那人,瞒着她将别人迎进了门。罢了罢了,这一生,孤也好,苦也罢,她都不愿再去尝情这个字了。郎君,若你放下江山回头望望,此处锦绣嫣然。

小说详情

上一篇: 君无夜兮木小说by沫痕入骨愁殇醉相思在线阅读 下一篇: 我见江山多锦绣萧凊白锦绣小说阅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欲罪
    欲罪

    小威威

    自打懂事起,他就喜欢上了自己表姐,这次到市里找工作,刚好就借住到了姑姑家里。具体他也不知道自己表姐陈可到底是干嘛的。但总是早出晚归,每天深夜都不睡觉,不过许强也没少对她讨好。因为寄人篱下,陈可每次回到家里,许强都鞍前马后,不过很多时候许强都是为了多看自己表姐一眼。

  • 我是女王
    我是女王

    无情女w

    我叫程欢,我过去是上海的鸡,这座大都市太繁荣了,它生活的意义,好像就是让女性堕落的,而4年前,我便堕落在这座大都市。当时生活在上海的人,都了解上海最大的夜店是风流楼,八几年的夜上海大伙儿都听说过,当时的歌舞小调都规定衣着旗袍,旗袍的下边必需裂到大腿,既能让客户过足眼瘾,又能趁机占便宜。而如今的风流楼又出了新的规矩:穿旗袍不可以穿胸衣,漏大腿不可以穿内衣裤,系钮扣不可以系死扣,要系哪种轻轻一拽,便能一丝不挂的活结。

  • 极品妖孽人生
    极品妖孽人生

    蒋大海

    刘艺是一名大学教师,芳龄28岁,172的模特身高,身材高挑,长相迷人,一颦一笑,能迷倒万千男子,是无数男人梦中幻想的对象。而丈夫蒋大海呢,目前在一所外企上班,经常出差国外,工作繁忙,每次回家刘艺极为期待,然而等待到的确是一次次的失望、落寞。刘艺从师范学院毕业后,便进了这所学校当英语老师。因为职业关系,生活中她恪守妇道,遵守道德,虽然夫妻生活不协调,但她从未想过出轨。

  • 近水楼台
    近水楼台

    晴天

    表嫂叫王佳佳,今年二十四岁,人长得如花似玉不说,身材又好,前凸后翘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有灵性一样,水波婉转,妩媚动人。而表哥周云强则是做船上生意的,常年都在海上飘荡,一年难回来几次,所以表嫂才会这么想要。每天晚上听到嫂子在隔壁卧室做那事儿,张伟心里都异常兴奋,他再一次移开电视,就把眼睛凑到了洞里,这个角度是他反复调整过的,视线刚好可以床铺上。王佳佳正在半躺在床上,咬着嘴唇,一只手撑着床铺,另一只手竟然拿着一只黄瓜,快速的摩擦着。

  • 绝品小医仙
    绝品小医仙

    温飘依

    秦受咽了一口口水,他今年三十二岁,是村里的医生,自从老婆前几年去世后,就再也没讨老婆,有很多年都没碰过女人,今天意外情况下,发现了这个洞,还窥探到了如此场景,让他心生一种久违的感觉。房间那边,邻家婶婶赵桂花正轻轻满足自己,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享受般闭上了眼。她静静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身子,清澈如水。只见她伸出白茹莲藕般的纤细玉手一路往下……